学校首页

校友风采

人物专访

王谦宇:归国华侨的湘粤情

2016-12-25 10:00来源:作者:点击次数:

     

88岁的王谦宇几乎见证了上世纪的风云变幻,他的生命历程活脱脱就是一幅中国历史长卷: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新中国成立、“大跃进”运动、文化大革命、改革开放……这些在历史教科书上再熟悉不过的名词,对他来说只是自己走过的那些峥嵘岁月。尽管已届耄耋之年,王老在接受采访时依然精神矍铄,回首人生时记忆鲜活,思路清晰。

     

   

   

记者:王老,您作为一个印尼华侨,是如何和湖南结缘的呢?

王谦宇:我是1958年到湖南的,原来在中央机关工作,那时候我30岁了,热爱教学,要求到学校去工作。恰好在这个时候,中央联络部的一个机关党委书记调到湖南师范学院当党委书记。到了湖南之后,她就打一个电话给我:“你愿不愿意到湖南来,我这里师范学院马列主义教研室需要一个教员。”我毫不犹豫地就去了!周围的人听到我要到湖南去,都劝我不要去,说那地方政治环境不是很好,还有生活也不一定能习惯,夏天很炎热,湖南人吃辣,哪能受得了啊。当时,湖南师范学院的院长是一位老教育家刘寿祺,他对学校的政治理论教育非常重视。马列主义教研室就是教政治课:政治经济学、哲学、科学社会主义,加上一个中共党史。因为我是从北京马列学院调下来的,所以一开始就担任教研组组长。1960年,我到湖南的第三年,省里决定在湖南师范学院举办一个政治系,当时叫做政治教育系。湖南当时的情况是,因为1953年的院系调整,湖南的高等院校唯一有文科的就是湖南师范学院。

   

   

记者:王老您在为创办政治系时做了哪些事情?

王谦宇: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教师的问题,建系之初,几个教研室主任和少量骨干教师是由原来的马列主义教研室提供的,大量的教师要从外面调进来。当时主要提供师资来源的就是中国人民大学。同时我们在本院教育系、中文系的毕业生中选派到北京去培训。我这里有90年代编的一个政治系教工和历届毕业生的花名册,从1960年创系到1975年,从开办到我离开,政教系培养了2000多名毕业生,因为整个湖南培养政治理论只有一个点,所以历届的毕业生都很受欢迎,第一届毕业生都抢着要,不光是湖南本地,当时全国包括北京也要。这些人到了工作岗位上,都成为了单位的骨干,湖南将近100个县市,每个地方都有政教系的学生,到学校里就是当骨干教师,在县里头就是宣传部长,最后到省里,比如当时海南省的副省长,湖南省宣传部的部长都是政教系的。从政教系开始到后来的公共管理学院、法学院,都为湖南的教育事业起了很重要的作用。

   

   

记者:据说您在文革中曾遭到批斗,具体情况如何呢?

王谦宇:文革开始,我是湖南高校中第一个被揪出来被点名批斗的。当时,我和学院院长、副院长还有一个教导主任出差到平江去考察学农基地。我刚刚到平江就听到广播了,叫我赶快赶回来。回到校里第二天早上,大字报就贴满了,贴到我宿舍来,窗户、墙壁都被贴满了。我的女儿读小学,一开门出去就跑回来:“爸爸,贴你的大字报了!”我没想到会成为第一个被整顿的对象,而且罪状很可怕:反对毛泽东思想,反对林彪的“顶峰论”,主张毛泽东思想可以一分为二等。大字报的署名是一个大一新生的班级。一看见大字报我就非常生气,把大字报撕下来“啪”地扔在地上,住在我家前一栋的一位居委会主任马上跑去保卫科报告,结果红卫兵就浩浩荡荡地来了,把我抓出来现场批斗,当时师大内马路贴满了大标语。

到了1972年,我又遭到批斗,说我是“资本主义复辟的急先锋”,当时有朋友劝我离开湖南。1975年,师院的党委书记要合并政治系和教育系,取消历史系,同时要把整个师范学院分成五个分院搬到乡下去,我坚决反对,并想方设法离开湖南去了广东。

   

   

记者:王老,您离开湖南之后,又是怎样的一个机遇来到深圳呢?

王谦宇:文革结束后,1978年我从广东社会科学院调到北京中央党校。中央党校是1977年复校的,主持党校日常工作的是胡耀邦,我在胡耀邦直接领导的一个理论研究室工作。在中央党校期间,除了担任刊物的编辑和撰写文章外,还担了一些调研任务,尤其是关于社会主义国家举办经济特区的,全国第一篇支持珠海设立经济特区的调查报告是我写的。另一篇《关于社会主义国家的特区建设问题》,受到胡耀邦的重视,作了较高的评价,并批复给党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领导传阅。1985年,我被任命为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,国务院侨务办公室调我到深圳筹建“华侨城”。

   

   

记者:王老,您当时筹建“华侨城”时的理念是什么?

王谦宇:因为我是华侨,和外界接触得多,思想比较开放,我提倡华侨城不能走老路,要先规划后建设。打破边规划、边设计、边施工的老套,采取“先规划、后建设”的新路子,建设一个规划科学合理,建筑富有特色,环境优美的城区。我们保留原来的地形地貌,依山就势地规划和建设,进行多元发展。我们华侨城打造了全国第一个人造旅游景点——锦绣中华。

   

   

记者:王老,您退休之后都做了些什么呀?

王谦宇:我退休的时候工资太低了,每个月一千多块钱,我的爱好是读书、旅行和摄影,都比较花钱。65岁退休以后,我决定再牺牲五年,干一点能增加收入的事,于是我在华侨城开了一家照相馆,给香港的两家公司当顾问或总经理。这五年的时间,让我攒够了钱,买了车,买了摄影设备,够自己旅行。这样,我就退回了书房。从70岁学会开车,开到82岁,走了20多个国家。国内,除了西藏,全国都走遍了。到2015年为止,编辑出版了五本书。退休(我是离休)对我来说不是养老,而是从一个岗位转移到另一个岗位。生命尚存,劳作不息。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王谦宇简介

王谦宇,1928年出生,印尼华侨,籍贯广东省普宁县。1942年,15岁在印尼参加抗日斗争。1948年回国入读香港达德学院经济系;1949年3月由香港通过封锁线进入华北解放区,抵达刚解放的北平,入读中共中央统战部青年训练班1951年参加中央南下工作团在粤东进行土地改革运动1958年,在湖南师范学院创办政治系1985年,时任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王谦宇,被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商调到深圳筹建“华侨城”,担任华侨城指挥部党组书记兼副主任,香港中旅公司董事副总经理。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   

上一条:语言智能的领跑者:探索、研究、应用
下一条:教科书影响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

关闭